1. <address id="p5f0j"></address>
      1. 用户名:
        密码:

        你是最美的秦甜

        时间:2018-05-29 09:45来源:未知 作者:安之悦 点击:
        第一章 曈 1. 下午两点钟的阳光相当猛烈,灼热的空气像流动的火焰在人们 身边肆意地穿梭着。秦甜拉着不停抱怨着天气的许欣怡朝学校的美 术系展览厅跑去,她急切的样子像在赶最后一趟回家的公车。 可还是晚了! 三号展厅已经人山人海,场面热闹得好像是明星演

        第一章  

        1.

        下午两点钟的阳光相当猛烈,灼热的空气像流动的火焰在人们 身边肆意地穿梭着。秦甜拉着不停抱怨着天气的许欣怡朝学校的美 术系展览厅跑去,她急切的样子像在赶最后一趟回家的公车。

        可还是晚了!

        三号展厅已经人山人海,场面热闹得好像是明星演唱会的现场。

        很多人拿着笔记本、背着照相机,一些人甚至还带了录音笔,看上 去全都很专业的样子。秦甜在门口稍一犹豫,后面的人就不耐烦地 催促起来。负责咨询接待的地方有两个女生,她们一边微笑着示意访客在留言本上签名,一边礼貌地提醒现场有些失控的人群:“请大

        家不要拥挤,小心陈列作品。”

        展厅内有很多齐墙高的展柜,它们将场地隔成了很多个小空间。秦甜和许欣怡努力地张望着,还是没有找到齐宇的油画作品陈列在哪一区。

        许欣怡擦了一把汗,感慨道:“美术学院真有影响力!真不知道这些人是来看人的还是来看画的!”

        毕竟这是美术学院的男生在西藏待了大半年之后举行的回归画展,不管是人还是画,都很值得期待。

        学校里就属美术学院的帅气男生最多,他们有才华,个性又活跃,异性缘自然超级好。美术学院中最有影响力的就是装潢系和油画系了:装潢系的男生像向日葵——率真、俊朗、活跃、充满活力;油画系的男生像乔木——伟岸、沉着、野心勃勃,他们总是不动声 色地端着画板在烈日下站很长的时间,晒成古铜色的面孔上闪烁着 激情和野性的光芒——和“向日葵”相比,他们更加成熟。

        油画系的齐宇,是专业成绩年年名列全年级第一的人,他大二 时的油画作品就被中国美术馆收藏,他现在不仅是画廊的签约画家, 还是画室的主讲老师。

        秦甜和那群拿着相机被挤得满头大汗的女生一样,都是为齐宇 而来。她与她们一样,心里喜欢着齐宇。此刻的她看上去没有周围 的女生那样狂热,因为她和齐宇之间有着特别的联系——秦甜喜欢 将这种联系称之为“缘分”,它被秦甜悄悄地放进了心里。她的心里像藏着一座令人欢喜的秘密花园。

        在展厅中,秦甜才发现这种爱慕其实是一种集体行为,她不由得暗自嘲笑自己的世俗。她指着墙上的一幅油画对许欣怡说:“感受一下艺术的熏陶也是一件好事吧,你喜欢哪一幅?”

        许欣怡有些不屑地说:“这些画看上去分不清是动物还是食物!让人头昏眼花的印象派,真恶心!”

        许欣怡话音未落,前面正在拍照的女生就回过头很不满地白了她一眼,说:“不懂就别乱说!某些人真应该上‘MIDNATTSOL’去学学!那里免费扫艺术盲。”

        “MIDNATTSOL”是齐宇的个人网站,上面有许多他的作品和照片。很多女生像美术理论家似的,在那里写了大篇幅的对他的油画作品的鉴赏。网站现在已经被弄得像个艺术学习网了。

        许欣怡嗤之以鼻:“上了那个网站,恐怕连擦鼻子的卫生纸都是艺术品了。”

        秦甜怕许欣怡的话引起公愤,只好拉着她往另一个方向走。那个女生怒气冲冲,不依不饶地还准备说些什么,突然她眼睛发直,嘴边的话很奇怪地卡住了。秦甜转过头一看,齐宇正朝着她们的方向走过来。她的心跳猛地漏了几拍。

        齐宇走在人群里十分显眼。墙上的灯光给他的侧面描了浅黄色 的边,让他的五官显得明朗而立体:明亮的双眸,墨黑的眉毛,直挺的鼻梁,嘴唇抿成了一条精致的线。他的皮肤似乎比去西藏之前又黑了一些,英俊的面孔看上去有一种沉稳的魅力。

        他的身后跟了一大群女生,她们把他包围在中间,争先恐后地问着他什么。他却笃定而从容,耐心地为她们讲解着墙上的油画作品。

        秦甜的脑袋瞬间有些短路。等她回过神来时,一堆人已经迅速 地拥了过去,她和许欣怡立马被挤到了一边,白色的鞋子也被踏上了很多黑色的印子。

        女生都拥向了齐宇所在的地方,展厅里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那里。

        许欣怡掐了掐秦甜的手臂: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”许欣怡认为秦甜是来看人的,至少应该过去套套近乎。起码得让齐宇发现她,和她有个眼神交流。

        秦甜有点沮丧——追求偶像是一件如登天般困难并且容易落下笑柄的事,偏偏自己又是个有些害羞的人。她神色黯然地拉起许欣怡的手,说:“欣怡,我们看看画就回去吧。他……好像很忙。”

        秦甜想,过了这么长时间,齐宇肯定不记得她是谁了。她们往人最少的地方走,秦甜边走边回头望齐宇。

        走了没几步,许欣怡的眼珠子一转,她突然使足了劲,拖着童 曈的手往齐宇的包围圈里挤。

        齐宇站在一幅画前为旁边的女生轻声地解说着,许欣怡突然大 喊了一声:“齐宇!”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,一齐朝她看了过来。

        她面不改色地说:“这幅画,卖不卖?”许欣怡指着那幅被她评论为“分不清是动物还是食物”的画。

        齐宇问她:“你想买?”他的目光注视着许欣怡,却没有注意到秦甜。

        许欣怡摇了摇头,然后指着秦甜:“是——她想买!”

        秦甜吓了一跳,她没料到许欣怡会来这么一招!她支吾了半天:“这……其实……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秦甜,接着有些轻蔑地笑起来。

        齐宇穿过人群向她走了过来。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秦甜身边,秦甜突然觉得空气很稀薄,就像站在月球上一样。

        他似乎记起她来了:“是你?你喜欢这幅画?”

        顿时,那些女生眼中放出了无形的毒箭,“刷刷”地向秦甜飞来,但这种压力却让她觉得很有趣。

        秦甜琢磨着齐宇的话——他似乎是想知道她认为这幅画好在哪里。

        她深呼吸了一下,然后说:“这画画得极好!线条好,色彩好,很有节奏感,这画上的石头美得像一首诗……”其实她什么也没看出来。

        “画的不是石头,而是一群鱼。”齐宇纠正说。

        秦甜头冒冷汗。她抓了抓头,补了一句:“我是近视眼。总之,这幅画不错……”

        齐宇说:“这幅画不是我的。”

        许欣怡笑嘻嘻地说:“齐宇,她其实是想——”秦甜太紧张了,

        以为许欣怡要说的是解围的话,却没听清后面两个字是——“约你”,

        便附和道:“是的!”

        展厅里炸开了锅。女生们开始交头接耳、窃窃私语,中间还夹杂着细碎的嘲笑声。从来没有人敢在公开场合约齐宇!毒箭一样的目光这次再也不会放过秦甜,它们密密实实地一齐扫来——目光如果真的有形的话,秦甜早成筛子了。

        齐宇眨了一下眼睛,嘴角微微地上扬,笑着说:“好啊!你的电话号码是多少?”

        啊?! 秦甜愣了好几分钟,直到许欣怡用膝盖顶了她一下才回过神来。

        她一边将许欣怡帮她写好的小纸条递过去,一边腼腆地问:“这是我的号码,你的电话号码……”

        其实,他的号码她早跟人打听到了,只是一直没敢打给他。

        齐宇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,飞快地写上了号码塞给秦甜。不待她回答,他已转身往另外一个方向走了,人流又浩浩荡荡地跟了去。秦甜抓住那张纸,好像抓住了爱情的密码牌一样,一股不敢置信的激动包围着她。

        出了展厅后,许欣怡毫不客气地讹了她一顿晚饭。

        一想到明天要和齐宇约会,秦甜简直像要上战场一样紧张,她把约会时要点的菜、说话的语气、试探的话等等,都计划了一遍。

        第二天是齐宇先打电话给秦甜的,两个人在电话里客气地问好后,秦甜觉得女生还是应该保持矜持的形象,便解释说:“约你这件事情是朋友开玩笑的,你别误会啊……”

        齐宇没有多想,回答说:“嗯,不会。”

        他们约了下午在学校的百草园里见面。园里种了大片大片的兰花,绿油油的草地上,绛紫色的花开得小巧别致,像夜晚的海洋中点点灿烂的星光。梧桐树边上圈了一小块地,种了几株顽强的蔷薇。

        此刻,花开了,紫色和粉红色的花就像骄阳下微笑着的脸。秦甜第一次见到齐宇,也是在这里。

        2.

        大一的时候,秦甜野心勃勃地想一口气通过英语专业四级和八级,为直接保研打好基础。所以,她每天清晨五点半就起床,六点钟就在百草园里读英语。初秋的清晨起了浓雾,前夜的一场细雨使地面湿湿的。她拿着书,啃着苹果,大声地朗读着。雾中的景色很有趣,一些晨练和晨读的人走来走去,人们只能看到模糊的影子在雾中穿梭。

        看到旁边没人,秦甜的运动神经就活跃了起来。她背着手,兴致勃勃地向前蛙跳。才跳了几步,她感到脚底下一滑,便栽倒在了地上。不过她并不在意,笑着爬起来,一不小心,又绊着一个东西摔了一跤。她站起身来,想分辨自己站在什么方位时,手就带翻了一个硬硬的树干一样的东西。她听到远处有人“呀”了一声,接着一个高大的身影飞快地来到了她的眼前,动作麻利地扶起了一根杆子。

        他说:“同学,摔跤也能笑得那么开心?我弄了半天的支架,就这样被你弄倒了。”秦甜觉得他的声音非常好听,是纯正的北方口音,温和、有磁性。

        一会儿之后,他把照相机递给秦甜,说:“帮我拿一下。”他又摆弄了一会儿,把支架调整了位置,把相机重新固定好。地上有点湿,支架摆得不是太稳。秦甜看到她刚刚踩中的是一个大本子。她捡起来一看,发现本子的封面已经印上了两个大大的泥脚印,湿润的泥土弄脏了封面。她翻开本子,看到里面画了许多速写,都是龙飞凤舞的线条。

        秦甜问:“你是美术学院的?”

        “嗯。”他手里忙活着,头也不抬,语气中好像也不为刚刚的事而恼怒。他站起来时,秦甜就把相机递给他。他接过去,抬头时目光正好遇见了她的眼睛——他有一双漂亮的灿若星辰的黑眼睛,深邃而锐利,没有一丝稚气和浮躁。也许是雾气在他脸上渲染了一层均匀飘乎的白,让他的五官更为突出了。

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(0)
        0%
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(0)
        0%
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发表评论
       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        评价:
        表情:
        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        精品图书在线阅读

        遥远的温泉:阿来中篇小说系列

        作者:阿来

        本书为“阿来最新中篇小说系列”之一,收录了《遥远的温泉》和《已经消失的森林》两部中篇小说。 《遥远的温泉》:我…

        栏目列表
        推荐内容